北京時間17日凌晨2時,對於克裡米亞是否要入俄聯邦的公投結束,最終以超過九成的贊成率準備加入俄羅斯,3月2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簽署了經聯邦議會批准的克裡米亞入俄條約,以及規定其地位及邊界等細節的憲法條例。這標志著克裡米亞入俄的法律程序全部完成。
  日前,前駐烏克蘭大使姚培生就此事件接受了《法制晚報》記者的採訪。
  對話人簡介
  姚培生,1945年生,北京外國語學院俄羅斯語言系畢業後到外交部工作。1973年派往我國駐蘇聯大使館任翻譯。1977年提升任一等秘書。1986年任中蘇邊界談判團辦公室主任。1991年任外交部歐亞司司長。1994年任中國駐吉爾吉斯共和國大使。1999年任中國駐拉脫維亞共和國大使。
  2000年任中國駐哈薩克斯坦共和國大使。2003年任中國駐烏克蘭共和國大使。
  2005年8月回外交部工作,當年10月退休。
  解讀局勢俄羅斯拿回去因為本來就是它的
  法制晚報(以下簡稱)FW:作為我國曾經駐烏克蘭的大使,您想必對當地情況比較瞭解,您是否預料到會發生公投的情況?
  姚培生(以下簡稱姚):俄羅斯、烏克蘭還有白俄羅斯,實際上他們都為同族後裔,比如烏克蘭的前身叫做基輔羅斯,後來形成了三個民族,就分別為俄羅斯、白俄羅斯和烏克蘭。但是這次克裡米亞地區會走到公投這一步,我也沒有預料到。因為克裡米亞這個地方與烏克蘭其他地方相比,經濟價值不是很高,還乾旱,也不是很富庶的地方,但它是世界著名的游覽勝地,雅爾塔就在那兒。
  FW:克裡米亞地區的背景是怎樣的?我們的資料顯示,當初是赫魯曉夫把克裡米亞劃給烏克蘭。
  姚:克裡米亞事件有它的特殊性,這有一個歷史變遷過程,俄羅斯要把它拿回來,是因為原來就是它的。赫魯曉夫是在烏克蘭起家的,1954年他把克裡米亞當做禮物送給烏克蘭,為了要體現他的民族和諧精神,那時候屬於行政上的重新劃分,都是一家人,不是國與國之間。但是赫魯曉夫不會料到這麼做會給後人造成了這麼大的麻煩。
  FW:那麼為什麼現在又會發生公投呢?俄羅斯為什麼要接納它呢?
  姚:克裡米亞的價值不在於他本身的經濟,主要是政治價值。國際上的因素是由於北約和歐盟的雙東擴,西方想把烏克蘭納入自身體系,但這樣一來便將俄羅斯逼到了牆角,已經沒有了退路。
  除了烏克蘭自身的地理位置原因以外,還有就是因為1954年赫魯曉夫將克裡米亞送給烏克蘭以後,使得今天的俄羅斯戰略地位受到了嚴重的削弱。俄羅斯要爭,主要體現在軍事上的用途,原來黑海艦隊在那裡,該艦隊是俄羅斯第三大艦隊,是俄羅斯四大艦隊之一。
  對於俄羅斯來說,烏克蘭是它的命根子,如果烏克蘭沒有了,那麼俄羅斯就沒有了任何的外部緩衝區。這一次把克裡米亞拿回去,在普京看來他必須這樣做,如果克裡米亞出去的話,黑海的軍事基地有可能全部喪失作用。
  預測未來打大仗不可能美或出錢武裝烏克蘭
  FW:接下去的發展局勢會怎樣?俄羅斯收回克裡米亞的進程是否會逆轉?
  姚:這次事件對烏克蘭的現政府打擊是最大的,以後烏克蘭會發展成什麼樣,現在不好下結論。烏克蘭處在兩大勢力夾層當中,可能以後還要動蕩下去,而4600多萬老百姓是最遭殃的。
  但我想說的一點是,俄羅斯收回了克裡米亞,再還給烏克蘭是不可能的。
  FW:俄、美是否會因此動武?
  姚:俄、美打大仗幾乎是不可能的,但是美國和西方會給一點錢,武裝一下烏克蘭,這是完全可能的。
  FW:克裡米亞事件還會持續多久?
  姚:克裡米亞事件產生的影響還會持續很久,主要是國際上的影響,美國和西方要對俄羅斯進行製裁,但製裁是把雙刃劍,對雙方都不利。
  更主要的是烏、俄雙邊關係要受到長時間的牽扯。但是現在這個事件的影響究竟會持續多長,還不能做定論。
  FW:您如何看待克裡米亞公投與主權和領土完整之間的關係?
  姚:尊重一個國家的領土主權完整,是一個基本準則,我們國家始終堅持尊重其主權和領土完整,但克裡米亞問題有其特殊性,這其中有很複雜的歷史和現實因素。
  我國應對處理需謹慎局勢影響兩國合作
  FW:既然說到我國,您覺得對克裡米亞的事情中國該如何應對?
  姚:我們國家是願意跟未來的烏克蘭新政府繼續我們的合作的,因為我們都有經濟、貿易等一系列雙邊協議,希望可以繼續推行。
  而且烏克蘭戰略地位非常重要,對我們來說也是在東歐的一個支點。我們有兩大支柱:中亞是哈薩克,中東歐是烏克蘭。
  3月17日,我國駐聯合國的大使劉結一有過表態,建議大家好好讀一下。
  他說烏克蘭形勢十分複雜,高度敏感,烏克蘭的發展有著複雜的歷史因素和現實因素,偶然中有必然。偶然中有必然,這是習近平主席和普京通話中的對話,處理需要謹慎。
  FW:現在烏克蘭發生動蕩會給我們中烏兩國合作造成什麼影響?
  姚:我們跟烏克蘭的關係是比較密切的,有各方面的合作,包括經濟、文化等都來往很多。
  我們在宇航工業和軍事工業上都有合作項目,遼寧號的前身,就是艦體,是從烏克蘭拉回來的。
  在農業方面也有合作,因為烏克蘭是農業大國。當然,現在由於局勢動蕩,肯定會有影響,所以我們希望烏克蘭國內局勢早日達到穩定。
  文並攝/記者巴芮
  克裡米亞大事記
  1918年,克裡米亞歸屬俄羅斯。
  1954年5月,為紀念烏克蘭與俄羅斯聯邦合併300周年,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下令將克裡米亞州劃歸烏克蘭。
  2014年3月,克裡米亞議會宣佈脫離烏克蘭獨立,但未獲得烏克蘭的承認。
  2014年3月16日克裡米亞舉行全民公投決定是否加入俄羅斯,超過九成民眾支持入俄。
  2014年3月17日克裡米亞議會宣佈脫離烏克蘭獨立,申請加入俄羅斯。
  2014年3月18日普京與克裡米亞和塞瓦斯托波爾代表簽署條約,克裡米亞和塞瓦斯托波爾將以聯邦主體身份加入俄羅斯。
  2014年3月2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簽署了經聯邦議會批准的克裡米亞入俄條約,以及規定其地位及邊界等細節的憲法條例。這標志著克裡米亞入俄的法律程序全部完成。
  綜合央視、新華社
  我國前駐烏克蘭大使姚培生
(原標題:美國或出錢武裝烏克蘭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c30kccook 的頭像
kc30kccook

鄧穎芝

kc30kcc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